南方日报:罗浮山上采药人

因为山上电线跨度大,电力巡线员张观林要借助望远镜查看线路情况。工作之余,他也是一名采药人。 梁维春 摄   

  “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药去。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” 

  从神农尝百草至今,几千年的历史传承中,草药早已深入国人的生活。 

  只是,唐代文人贾岛的这首诗,不少人虽都能吟诵一二,但采药这件事看似诗意,实际上却很少有人能体会到采药人的艰辛。 

  罗浮山是我国道教名山,共有植物资源3000多种,约一半可入药,可谓天然的中草药宝库。“篱陌之间顾盼皆药”,也正因如此,东晋时期的葛洪晚年长住罗浮山,并编著了《肘后备急方》,该书也成功帮助屠呦呦团队发现了青蒿提取物,摘得了诺贝尔奖。 

高森华和张观林两人在山林里发现一株草药,合力将其拔起。梁维春 摄

  28日,天刚刚蒙蒙亮,位于罗浮山下酥醪村的一户人家,打开了柴门,只见一位长者背着草筐,手持锄头,向着罗浮山深处走去。这位长者名叫高森华,12岁时就跟随祖父上山采药,而到他这一辈,村子里就仅剩下他一位采药人了。 

  从早上6时出发,到晚上6时返回,40多年来,高森华就是这样一寸寸地徒步搜寻着自己想要的草药。至今,他已熟识了罗浮山150多种中草药,当然,这也是他养活一家老小的“看家本领”。 

  与高森华的步调颇为一致,同是土生土长酥醪村人的袁益彬,也背上行囊早早地出门了,只不过,他是从博罗供电局长宁供电所出发,身为电力抄表员,要经常和电力运维员“拍档”张观林一起,穿山越岭,走村串户,守护着一方灯火。 

博罗供电抄表员袁益彬在山区抄表之余,也会当起“半个采药人”梁维春 摄

  19岁起,袁益彬就当起了酥醪村的电力抄表员,为500户、1900多名村民抄电表。或许是因为自幼生长在“百草药库”罗浮山,袁益彬也对中草药有着浓厚的兴趣。 

  “我算‘半个采药人’,经常会向高师傅请教,有空就到他家坐坐,聊聊采回来的草药。”袁益彬笑言,在抄表等电力工作之余,他会“变身”为一个采药人,背上草筐进山采药,当然,有时在穿山越岭的工作中,也会顺手采摘一些草药。 

  “满山皆朋友”,这是高森华传授给袁益彬的“行业密语”,跟每一株草药打招呼、把罗浮山每一棵植物当作朋友,也成了袁益彬的工作原则和“半个采药人”的信条。 

采药人高森华先容,这个最常见的五色梅也可以入药。梁维春 摄

  “这是五色梅,煮水可以治疗皮肤瘙痒,你回去试试,很有效!” 

  行进在山间,高森华不时会遇到袁益彬的同事张观林,作为电力运维工,张观林要负责罗浮山片区20余公里的电力线路设备的安全运行、维护工作,因为经常要与蛇、虫以及不知名的植物“打交道”,向高森华请教如何“就地取材”对付“疑难杂症”,也成了张观林的“必修课”。 

  “看!这是满天星!”用红外测温仪检查完一处线路,张观林随手摘下一片叶子说,“对着阳光看,可以看到很多星星,名字就是这么来的,根和叶都能入药,治疗肝炎,当然,这也是高师傅教我的……” 

张观林在山林巡线时发现一株中药草,开心地与采药人高森华分享。梁维春 摄

  片刻寒暄后,高森华与张观林朝着罗浮山深处的不同方向走去,山路蜿蜒,两人都毫不费力地穿梭在山林间,一个采药,一个运维,对于眼前的这片山,各自心中早已画就了一幅地图。(张昕 刘冠莹) 

 

相关附件
南网站群: 更多>>
友情链接: 更多>>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