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cent大粤网:朱华:“网”恋15年

  2015年6月下旬,广东电网500千伏港城至东海岛送电线路工程竣工并通过验收,这是全国首个建于滩涂的500千伏电网线路工程。该工程项目副经理朱华,带领工程建设人员历经19个月的艰难曲折,克服了滩涂地貌、水路运输和潮汐影响等重重困难,填补了国内相关施工经验的空白。

  朱华,现供职于广东省输变电工程企业,任输电第四分企业工程部负责人,15年来扎根线路施工现场第一线,先后参与40多条500千伏及以下电压等级的送电线路施工或管理,对于线路工程建设,他有一种特殊的“痴恋”。

  从“逃离”到“热爱” 

  “大片的滩涂,简直是噩梦,勘测专家都非常头疼”,1981年出生的朱华长着一张娃娃脸,脾气温和,沉稳细致,他告诉记者,十几年来,高山、平地、市区…他的足迹遍布全省21个地市,却从来没有在滩涂上建过电网。

  为了保证铁塔基础不下沉,他们将每根桩都打到地下30多米,相当于十几层楼那么高;唯一的陆路被台风摧毁,他们果断改走水路,每天根据潮汐涨落时间运输建材;为了疏浚一条满足大船行驶条件的航道,他们挖出来的淤泥堆在一起可填满整座广东省博物馆;为了船只停靠卸载材料,他们自己建了10个临时“码头”……

  鲜为人知的是,这个干劲十足、很有办法的工程负责人,曾经差一点就当了“逃兵”。

  2000年,朱华从机电专业毕业,入职广东省输变电工程企业,成为一名技术员。他笑称自己当时还是个“小白脸”,业余酷爱踢足球。随后,他跟着班队外出作业两个月,回来一看,同批入职的11个人居然有4个已经辞职了,原因是嫌工地太辛苦。“太夸张了吧?”他在心里打了个问号。

  很快,湖北小伙有了切身体会。连着几个工程,工地都在山顶,每次要爬一两个小时才到。一段时间下来,朱华全身像散了架,他给父亲打电话,“爸,我顶不住了,不想干了!”父亲的意见是,“你再待一段时间,想清楚为什么回来,是不是真的不喜欢”,他答应了。

  工作一如继往地清苦。2001年,在毗邻珠海的中山市三乡镇,他和20多个同事一起睡在工地的铁皮房里。这个简易的“宿舍”同时也是工器具房,车停在屋子中央,大家的床首尾相连围了一圈。每逢下雨,噼噼啪啪的声音总让他睡不着觉,铁皮房“冬天冷到骨头里,夏天又像个火炉”。

  饶是如此,他竟然渐渐爱上了这份工,“氛围好,不钩心斗角,我喜欢比较单纯的环境,大家共事开心是最重要的”。他从心底感激父亲。

  做工程是件很“过瘾”的事 

  因为专业不对口,朱华最初对输电线路“两眼一抹黑”。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劲,他把发下来的所有书本啃了个烂熟,从一个连塔型都辨识不清的“菜鸟”迅速成长。由于为人稳重踏实、领悟能力突出,他颇受赏识,由技术员逐渐转成工程现场负责人。

  经过多个220千伏输电项目的历练,2008年,朱华首次独立“担纲”500千伏送电线路工程——担任汕头潮海线和潮南线的项目副经理。

  海边地质结构复杂,地下三四米深的盐层给打基础带来很大困难。朱华带领施工人员使用冲锤打孔灌铸水泥,铁塔每条“腿”内6根桩,共打了24根桩,而每根桩差不多要花7天的时间才能完成。工程所在地是河网结构,必须坐小艇才能到达工地。

  对他而言,那是“赶鸭子上架”。每天、每个环节应该做什么,他必须提前做到心中有数;施工全过程都可能遇到各种突发状况,他必须自己拿主意、做决策,并承担后果。一些年长、资历深的老员工不服气,明里暗里不配合他。对此,朱华早有心理准备,他“软硬兼施”,生活中积极跟他们沟通,但在分派任务时却非常坚决,他认为“做一件事可以有多种方法,但要达到一致的效果,就必须严格实行规范流程”。

  一天,施工人员们正在导线上安装间隔棒,朱华提了一些要求,谁知一名年长的员工竟把东西一撂,说“我不做了!”朱华毫不迟疑地说,“你下来!你不做我来!”他麻利地上塔,熟练地把剩下的活儿干完。这下,不服气的几个人不吱声了。

  艰苦的大半年后,工程终于圆满竣工,他开玩笑说“再也不想去汕头了”,直到“遭遇”湛江东海岛项目,他才发现“汕头算是天堂”。

  十几年风里来雨里去,“干完一票”又马不停蹄地奔赴下一个地点,朱华的脸早已晒成了“锅底色”,练就了靠着根柱子都能睡着的本领。尽管工程中要协调的事情千头万绪,尽管压力最大的时候他曾经在梦里哭醒,但几次转行的机会摆在眼前,他都淡然地放弃了。

  “是什么力量让你坚持下来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朱华想了想,很认真地回答,“是一种‘瘾’,我喜欢把一个工程从头到尾做完,很有成就感,我控制不了这种喜爱”。

  家就像酒店,工地才是家 

  2009年7月25日,朱华的女儿出生,那时他刚历尽千辛万苦做完一个工程,感觉“是上天赐予的礼物”。

  因为在各地做工程,朱华一年中能够陪伴女儿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几十天。孩子小时候挑食不爱吃肉,营养跟不上,他在外地干着急,只好给老婆打电话,“你把肉做香、做碎点,或者放进汤面里看她吃不吃?”每次他心里都充满歉疚,“我只能说,我不能亲手为她做一碗面……”

 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朱华却连宝贝女儿的生日也记不住。“平时实在太忙了,我记忆力也不好”,他想了一个办法,把女儿生日设置成QQ密码,这样至少能多次加深印象,而父母和老婆的生日,他也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记住。

  长期在外的结果是,小千金赌气不理他,每次回家他都要花大半天时间才能哄得孩子高兴。他也想自己带孩子让老婆歇歇,可却连孩子的衣服、牙刷等放在哪儿都不知道。对他来说,家像是酒店,留给家人的总是一个匆匆的背影。

  最近,朱华由于体力透支、休息不好发起了高烧,他谢绝了同事的陪伴,自己到医院打点滴。坐在安静的病房里,他很享受这种无人打扰的短暂时光,“可以发发呆,给自己按一个暂停键”。明天,新的施工又要紧锣密鼓地开始了。(沈甸)

    原文网址:http://gd.qq.com/a/20150702/007468.htm

相关附件
南网站群: 更多>>
友情链接: 更多>>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