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势而上 两载回眸 昌吉—古泉±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工程电建纪实

  

  20171231日,广州小蛮腰跨年倒数,花城广场人潮如虹,烟花绽放。莲花山上即将敲响新年的钟声,亲人团圆,共同祈求幸福美满。

  而远在安徽合肥庐江县,一群来自广州的电力建设者,正在施工现场迎接着他们的2018。输电第二分企业栗高俊书记对在场每一个工人说,回眸2017,大家真的不易;展望2018,胜利触手可及。

  此刻,他们的天空没有烟火,他们的掌声热烈而动人。

  2018116日上午858分,由广东省输变电工程有限企业输电第二分企业承建的昌吉-古泉±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工程皖2标段N9344塔位最后一档线展放完成,成为安徽段第一个全线贯通的施工单位。

  这是世界第一个“四最”工程,何为四最——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、输送距离最远、输送容量最大、技术水平最先进。它是国家西电东送在建特高压输电领域的重要里程碑工程,在中国电建未来的蓝图里,特高压电网纵横大地,将电力能源送向远方。

  银龙穿引,一座座特高压电塔立于天地间,苍茫雪地里无比鲜明。远山近水,线行延绵起伏,上接巢湖,一路向西,去往遥远的天山。

  将近600多日夜,穿行于这81.933公里的线行之间,苦夏照艳阳,隆冬霜刻骨,世界“四最”工程使人仰止,而他们终将其攻入囊中。

   

  一块搬往安徽的“砖”

  “我是省输的一块砖,哪里需要我就往哪里搬。”

  初见工程负责人粟高俊书记,军人出身的他一身英气,戏称自己是从毛主席家乡出来的人,要跟着党和组织走。

  201659日,尚在云南进行铜都工程竣工验收的他,带着嘱托和重任,赶赴安徽昌吉-古泉±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工程主持工作,初来之时,国网业主单位对于规范制度的要求严谨入微,齐人高的资料一摞一摞地堆在眼前,他和项目总工刘海祥、何清怡等人把自己关在住处,与方便面为伍,没日没夜地梳理前期资料,一干就是一整月。

  头关不攻,二关难破,前期准备难处颇多,他身先士卒,牵头协调,奔赴于业主、监理项目部与各属地政府之间,对自己舟车劳顿带来的病痛只字不提。工程从最初的地不利人不和,到后来当地政府发自内心相助,其中的艰辛,可想而知。

  “人与人打交道,要把心给对方,你是不是真诚,对方可以感受到,就会用真心来帮助你。”提起那段四处奔走的日子,他只觉电建理应入乡随俗,异乡人在这里干工程,要想获得认可,总要付出更多。

  驽马十驾,功在不舍。同年62日,工程基础首基试点仪式圆满结束,在当日去往现场的车上,粟高俊因脊椎问题转头都倍感艰难。然而基础之初,还有漫长的路要走,倔强的他不肯回广州休养,满脑子琢磨着如何把局面打开,这场硬仗,非他莫属。

  就这样,在后来的两年里,他带领着一支真正的铁军向前大步奔走,走过42度的盛夏,也走过漫天大雪的严冬,苦难自不言说,而2018年农历新年,已经近在眼前。年前是最大的节点,偏又碰上乡里修路,若无法贯通,年后再进场,人力物力的浪费至少1000多万。他说,大家就累一点,省它一千万。

  “快过年了,这12支队伍,一个都不能先走,走一个,别的人心就慌了,哪怕你在旁边烤火也不能先走,我陪你们到底。”说着这些的他,犹如金刀铁马的将领,果敢而利落。

  “很多人问我干嘛这么拼。”他笑道:“是啊,为什么呢,工程一年是做,两年也是做,但是我想在时间上争取主动性,广输名声在外,我要对得起这块招牌。”

  他们自进场以来,一直保持着进度第一,材料站整洁大气,国网每次检查都挑皖2标作为典范。安徽省企业王正伟副总经理说,广东输变电不愧为南方电网的品牌,甚至在大家国网也属名列前茅。荣耀背后,是日复一日的起早贪黑,他审时度势,深知不是每次思索都有答案,更不是每次尝试都会成功,但与人交往,他洞若观火,对领导、对业主、对下属,他都以真心换真心。

  “大家书记说过一句话,这辈子我都记得。”“什么?”

  ——他说,兄弟们放心干,天塌下来,有我顶着。

   

   

  这里的土地会唱歌

  庐江的土地是红色的,得天独厚,有着地处巢湖要塞的丰饶,农田水网繁复,良田万顷,皆属国家一级保护区,难能宝贵。

  这里的土壤娇气如少女,耕作细致,而线路85%的塔位位于水田、水网之中,基础挖掘要生熟土分离,堆放之前要进行熟土表层浇水,现场加盖防尘网,以防止空气弥漫灰尘。回填更须熟土在上,生土在下,保持水土原貌。

  “在这里,挖个坑都不寻常啊。”年轻的项目副总工何清怡打趣道。

  “临时道路采取铺设钢板的方式,虽然增加了钢板装卸、铺设、回收等一系列费用,但能达到环水保要求......”他一丝不苟地写着方案,担此复耕大任,心有戚戚焉。

  他们对自然常存敬畏之心,资源绝不浪费,水网钢板不图省事单次多买,宁可基础做完把钢板移来移去,节省了至少1.8万吨的钢板。类似的细节,比比皆是。

  在庐江的这段日子,何清怡已经忘了让阳光叫醒是什么感觉了,早六点,踏着晨光,不论是雨季奔波在去项目部工地的泥泞道路上,看艳阳下焦灼的铁塔,还是藏身于厚重的防护服内,顶着严寒赶最后的工期,每一天,都是一段新的征程。

  “何清怡啊,忙得连婚都搬到工地来结了。”这是他新婚的第一年,20177月,企业为他在内的四对新人,在这个世界最高电压等级的施工现场举行了集体婚礼,他牵着娇妻走过钢筋铁板铺成的“红地毯”,从此不再是孑然一人。

  他们的家没有灶台,柴米油盐被装在一个简陋的纸皮盒子里,简朴而忙碌的新婚生活,牵手散步已是莫大的甜蜜。他也会带着妻子到工地走走,看看线行沿途他细心呵护过的土地,116日的全线贯通,意味着他驻扎于此的日子已近尾声。26岁来到这里,28岁离开,这片土壤给了他一个家,它仿佛会说话,在对他唱着不舍,他看一眼便少一眼。

  “这次之后,回去再做任何工程都不怕了。”他笑道。

  工程胜利在即,时针走完了2017的最后一秒,过往清零,恰逢伊始,落而生,是零点,亦是起点。

   

  生命的拥挤何尝不是风景

  零下十度的庐江,冬季将万物都褪了颜色,那种荒凉到天尽头的感受,项目总工刘海祥自南国来,从未曾体会。

  “这里的夏天也很热,43度,我在广州也没遇到过。”自2016年进场以来,他只休过一次假,常年在偏乡僻壤的工地穿行,猛然回到灯火通明的不夜城广州,他竟有些茫然。

  第一次参建这样漫长而艰难的省外工程,对他而言,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

  “一辈子能有几次参加世界最高电压等级工程的机会呢?”他认真地说。 世界“四最”工程的技术复杂,罕见的八分裂1250大截面导线,绝缘子串长达32米,高难度铁塔的组立,样样都是挑战,企业带领项目部研发的人字抱杆与角钢塔的平口连接底座、“内悬浮外拉线+人字辅助抱杆”的施工方法,让施工效能一日千里。

  技术员出身的他资历深厚,沉稳而内敛。这份看上去很酷的职业,背后有着更多不为人知的心酸,长时间驻外,适应陌生的环境,防范野外的危险,远离家人和朋友,辛劳加上寂寥,其间冷暖自知,见仁见智。

  孩子尚小,追问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家。“那你怎么回答?”“没有回答,回答不了,我只能说,快了,快过年了。”

  此时正值架线的尾声,忙碌是这里的主旋律,但他说最忙还属那次雨季来临前的惊心动魄——暴雨之前,工器具必须全部转下山,他们没日没夜地运导线,晚上赶工期,两个日夜转了50盘导线,一天干了三天的活。

  “立塔之前,边忙着基础验收边组织人员进场培训,一忙就到了早上五点。”没吃成夜宵,饿了还能赶上个早点。他有整整一个月,每天都只能睡不足三小时。

  他并非一人,和他一起战斗的粟书记、清怡,还有已调离的资料员阿荣,都是他在此地的缘分,他笑言老派的自己与他们一起,感觉年轻了不少。墙上挂着的工程宣传册,有他们忙碌中留下的纪念照,他们站在一起,迎着风,笑容一样明亮。

  也许,水流奔腾的巢湖记录了他们的辛勤汗水,午夜街头的路边小摊,记忆里都是浓郁而醇厚的味道。总有一天,这条年轻的特高压线路,也会载满回忆,万家点灯,灯下有多少故事。

  生命的拥挤何尝不是风景,他们从不因困顿忙碌而怨天尤人,凡事皆有解决的办法,不管是想做的事,还是能做的事,稍事休息,抖落风尘,继续上路。

   

  故乡是乡愁唯一的解药

  2018112日, 60米高的9311张力塔上,送电工陆玉平正在做间隔棒安装,他穿过世界上最长的横担和瓷瓶,走到八分裂导线内,安装高达1.5米,8个分点的绝缘棒,“四最”工程比之以往难度无法同日而语,而他动作流畅娴熟,30分钟后,任务完成,下塔,这一刻,他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。

  “不累,就是早上爬软梯手有点抖。”上午的直线塔施工没有瓷瓶,高空之上,他在晃晃悠悠的软梯间来回了四趟。寒风凛冽,五级风力之下,他摸着梯子的手,疼痛难当。

  但他说自己身体好,回来喝口小酒,一天的疲劳便一扫而光。

  时光往前追溯25年,1993年,在安徽长大的少年陆玉平,离开祖辈劳作的故乡,像万千寻常的送电工一样,用自己的工程足迹,绘制出广东输变电蓬勃发展变革的25年。

  但他和寻常的送电工又不一样,45岁的他还有着干净的眼神,喜欢大笑,笑起来毫不掩饰的憨厚,他很爱自己的老婆和一双儿女,就盼着过年回家给他们包顿饺子。

  “老婆漂亮吗?”“不告诉你。”

  “露露你满足了吧,好久之前就嚷着要回安徽干工程。”队长戏称他为露露,大概也是因为他那份未被世事沾染的天真,总是能让周围的人快乐。   2008年贵州乌江抗冰,铁塔被风雪压成球状,他勇敢地爬上去切割障碍物,用生命在为这个行业付出。也正因为他的付出,他的小家经济渐入佳境。

  建设他贫瘠的家乡,是他儿时的梦想,而今终于圆梦,他家离古泉变电站不足30公里。“那就能经常回家看看了吧?”“也没有。”他摸摸头:“太忙了,2017年就回去了两次。”

  电话是乡愁的解药,在那些千山万山的足迹里,他的孤独无法排解,儿女的笑脸和一声爸爸,是他最大的慰藉。他对妻儿的思念,渐行渐重也渐深。

  “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选择出去闯,我做到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。”但如果再有选择,他希翼他的孩子,有一份安稳而平凡的工作。他的一双儿女,女儿已到了高考的年纪。他遗憾没能参与他们的成长:“可惜我没有知识,也没有时间。”

  这一生,要行走多少公里,要在何时何处刹住脚步,若能清楚明白自己的方向,每个行走的地方皆是故乡。陆玉平和他代表的一代广输人,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是他们梦的缩影,走南闯北对他们而言,是奉献也是得到,原始而蓬勃的铁军力量,在这里生生不息。

   

   

  .杯酒贺团年

  “立塔是大家第一,基础是大家第一,架线贯通是不是,三天之后见分晓!”2018112日,他们干杯,大笑,豪情满满。

  两载年华转瞬即逝,他们一手搭建的昌吉-古泉±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工程,链接着电力建设史的昨天与今天,这份辉煌不仅属于广东输变电,也是中国的,并将交付于世界和未来。

  201662日,昌吉-古泉±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工程皖2N9185号塔位,首基基础试点。

  20161230日,N9142号塔位,首基铁塔组立试点。

  2017711日, N9336-N934号塔位,首段架线试点。

  2017117日, N9355号塔位,全线最后一基基础浇制完成。

  20171121日,N9355号塔位,全线最后一基铁塔完成组立。

  2018116日,N9344-N9363号塔位,本标段工程全线贯通。

  “等我老了,老态龙钟了,也就想跟你们这群兄弟混一混,喝点小酒。”粟书记说。

  可是队长偏要掀起泪点:“我可记得书记你说女儿小,不舍得你走,跟着边跟边哭。大家跟你待在一起的时间,可比她跟你长。这个工程你付出了多少,兄弟们都看在眼里。”

  说到女儿,粟高俊有些哽咽,心疼她们的理解,却连跟她们道声对不起都胆怯:“我告诉她爸爸过年就回来,她很开心,跟同学说我爸爸快回来了,你们要少欺负我。孩子啊,过了她想你陪的那个年纪,你想陪她也不让了。”

  在广东输变电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
  他们是一群无冕英雄,在万家灯火背后,赶赴八荒四野的工程领地,将能量反哺给世界,铸就一道时代的光。

  

相关附件
南网站群: 更多>>
友情链接: 更多>>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