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窃电专家“一眼”识破问题电表

  本网讯 在汕尾陆丰供电局,有一位80后,大专学历的他被大家亲切地称作“陈教授”。13年来,被他“火眼金睛”发现的“问题电表”达1000多个。他拆解又重组的电表超过200只,对各式电表的构造烂熟于心,任何电表只要他看上一眼,就知道有没有“动过手脚”。 

  察“颜”观“色” 问题电表“现形” 

  515日一早,记者跟随陈诗鸿所在的用检大队进行用电检查,系统数据显示这片地区存在用电异常,是重点排查对象。 

  “这只电表有问题”陈诗鸿指着一只看似正常的电表下了判断,大家百思不得其解。 

  “大家电表检定封印螺丝锁芯是青铜制的,颜色偏黄,并且螺丝锁芯断开后有规则圆形断口。现在你看,这只电表的螺丝锁芯有一些泛红,一定是有人拉出锁芯接触空气的缘故,而且这个断口呈不规则圆形”,陈诗鸿说明道,“存在人为开启封印窃电的嫌疑,需进一步检查”。 

  果然,用手电筒强光照射电表内部后,陈诗鸿发现了这只电表窃电“奥妙”:“完整的电表计度齿轮有12个齿,但这个表里面,被挫得只剩下2齿了,现在可以确定用户是通过开启检定封印,在电表内部采取挫计度齿轮的方式进行窃电。” 

  “只要电表改装过,就一定会有蛛丝马迹,哪怕只是表箱上一点灰尘的变量、锁芯上一丝颜色的变化,都可以一眼看出端倪。”陈诗鸿就坚定地说。 

  又是一种新的窃电方式,拆下问题电表,陈诗鸿如获至宝。大家都知道,今天收工后,陈诗鸿又要忙活了。 

  问题“收集癖”  十年淬炼“火眼金睛” 

  据了解,陈诗鸿也曾“失过手”。一次,由于对一只问题电表的判断有所迟疑,陈诗鸿手上的电表被用户一把夺过砸毁了。这让陈诗鸿十分懊恼,他不甘心,连续几日在附近排查,因为这么“高明”的改装手法,绝对不会只用一次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让他找到一只一模一样的问题电表。这次,他没有再给窃电用户机会,把电表拆回去里里外外研究个透,用事实让窃电用户心服口服。 

  陈诗鸿告诉记者,陆丰地区尚未普及电子表,居民们还用着各种型号的机械表。没有对这些窃电电表的拆解分析,对各个厂家、各类型号电表的了解,就不可能更好完成查电任务。 

  用检大队的储藏室里静静躺着200多个不同类型的电表,各个都是陈诗鸿缴获的“宝贝”。陆丰供电局继电用检综合班班长卓伟杰告诉记者:“陈‘教授’非常喜欢研究电表,每次查完电表回来,总是要把那些问题电表拆开来,看里面有没有哪些零件跟原厂过来的不一样,是不是哪个部件换掉了,是不是有什么痕迹,都要搞个明明白白,所以经常搞到别人都下班了,他还一个人在拆装电表”。对问题的“收集癖”使陈诗鸿练就了“火眼金睛”,自2003年起从事用电检查工作,他查出的问题电表已达上千只。 

  传经授道  “教授”美名远扬 

  现在,一遇到疑难电表,大家总是第一个想到陈诗鸿。而他无论有没有当班,总是随叫随到,帮助大家解决问题。他还常常将自己研究电表的成果分享给班员们,和大家共同研讨,慢慢地,“陈教授”的美名不胫而走。 

  班员小李是用检大队里的新人,跟着陈诗鸿出工,成长飞快。“我入行一年,从刚开始的一窍不通,到现在基本能独自完成用电检查工作,多亏了陈‘教授’手把手教我,非常感谢他。”小李说道。 

  精准的判断、勤勉的态度,陈诗鸿成了陆丰用检大队的一块金字招牌。当各种赞誉纷至沓来,他却是一份平常心:“我热爱这份工作,陆丰的窃电形势这么严峻,做一个供电人又是在这个岗位上,就要努力提高自己的技术,把这项工作做好”。(沈甸  张蕾 庄雅欣) 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相关附件
南网站群: 更多>>
友情链接: 更多>>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